标签:莫桑

  • 莫桑,离别

    时间:2021-9-9 作者:谜语故事

      我想一梦千年/往事沉淀/若,你是我所不能抵达的世界/那么,请允许我/深深地眷念……      ——选自《我所不能抵达的世界》      一段感情的开始,总让人始料未及,而一段感情的结束,却总是理所当然。      认识莫桑的时候,正是茉莉花开的季节。他家阳台上种有一大片茉莉,在五月的骄阳中开得如火如荼。万绿丛中星星点点的白,精致小巧,素净淡雅。午后躺在凉椅上小憩,微风送来阵阵清清淡淡的芬芳,连梦都带着茉莉花的味道。微醺的空气里,迷醉着他独特的香气,久久不肯散去……      我曾经问他,为何会如此喜欢茉莉。他说,因为他爱上了一个女人,而这个女人最爱的花便是茉莉花。他说这话的时候,目光中有深切的疼痛。昏黄的残阳洒在他脸上,我看到他一半盛放,一半凋零。      遇上莫桑,爱上莫桑,美丽的像一个散轶在尘世间的传说。只不过,这个传说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而已。      其实,我一直都清楚,莫桑只是我的一个梦,当梦醒来后,一切都会尘归尘,土归土,该去的,不会留。      阳光一如既往的灿烂,既而残缺,茉莉花也自始至终地盛放,然后凋谢。这个世间没有什么是永恒的,我一直这么想……      莫桑带着那个女人回来的时候,茉莉花已经全谢了,连一个花骨朵儿都没有。我知道,我已经没有留下来的理由了。莫桑爱的是那个人,而花只是寄托,人都回来了还要花做什么呢?      他说,宣宣过来,这是你洱彤姐姐。我静静地走过去。当我看清她的容貌时,我呆住了,原来我们长得那么像!而他仍旧云淡风轻,对着另一个女人微笑,那明媚,是我从未见过的。我看着他坚毅的嘴角勾勒出完美的弧线,一瞬间失了思想。恍然听见:这是我请的花匠,照顾我们的茉莉的,叫宣宣。      我回过神来对她微笑,然后叫她洱彤姐姐。我想,我笑得一定比哭还难看。不过,让我庆幸的是,我终究没有哭。      两年了,原来我只是另一个女人的替身。我终于明白,为什么他从来都不说爱我。他的冷峻,他的隐忍,他的沉醉,他的悲痛,都是因为她一个人,而他明媚的笑容,也只是留给她一个人看的。      我决定静静地离开,不吵不闹。虽然我没有勇气去追求我的真爱,虽然我爱得如此卑微,但我的心从来都是高傲地不可一视的,我不允许自己留下来摇尾乞怜。所以,我只能用离开,来成全我最后的一点尊严。      晚霞烧红了西方的大片天空,极尽妩媚和鲜妍。而我已收拾好了行装。夕阳下,我回头最后看了一眼那片浓郁的茉莉,还有那片像是快要渗出血来的天空。终于,忍不住落了泪。我不知道,那泪水是否也如血一般鲜红……      我没想到我和莫桑和最后一次见面,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。当我拨开杂乱的人群,看到他的时候,他已经躺在地上奄奄一息了。有无尽的红色从他周围蔓延开来,模糊了我的视线。我忘了我当时想过什么,做过什么。直到急救室的门关上的那一刹那,我才突然清醒。回过头,是那个有着阳光般灿烂笑容的男人——子颜。我轻轻地牵动嘴角,对他说谢谢。他很含蓄地微笑,然后转身离开。      莫桑醒来后的整整一个星期,都没有说过一句话,我也什么都没有问他。      那天的夕阳很美,柔和的金黄色光芒飘洒在病房里的每一个角落,让人感觉温暖而祥和。莫桑安静地躺在病床上,斜阳的余晖落下来,撒了他一身。光芒中,他乖巧而纯净,像一个天使。      可是,我有不祥的感觉。      宣宣,我们结婚吧!他突兀的话语回荡在病房里,一瞬间,我仿佛听到了无数玻璃破碎的声音,噼哩啪啦地响个不停。